EXO

1937

      淞沪会战战败后,南京沦陷,侵华日军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6周的有组织、有计划、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、放火、抢劫等血腥暴行。在南京大屠杀中,大量平民及战俘被日军杀害,无数家庭支离破碎,南京大屠杀的遇难人数超过30万。1937年七七事变后,日本展开对中国全面大规模侵略。同年年8月13日~11月12日日本侵略军在上海及周边地区展开淞沪会战。战役初期,日军于上海久攻不下,但日军进行战役侧翼机动,11月5日在杭州湾的全公亭、金山卫间登陆,中国军队陷入严峻形势,战局急转直下。

1937年11月8日蒋中正下令全线撤退,四天后上海失守,淞沪会战结束。上海被日本占领后,日军趁势分三路急向南京进犯。中国方面就此开始准备在上海以西仅300余公里的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,由于下达撤退命令过于仓促,后方国防工事交接发生失误,随着日军轰炸机的大范围轰炸,撤退演变为大溃败,使北路日军主力一路顺初到达南京。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处于日军的直接威胁之下。由于从上海的撤退组织反馈

的极其混乱,中国军队在上海至南京沿未能组织起有效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中国统帅部此时深感事态严重,在17日和18日三次开会讨论南京防御的问题。会议上多数将领认为部队亟需休整,而南京在军事上无法防御,建议仅仅作象征性的抵抗,只有唐生智以南京是国家首都、孙中山陵寝所在,以及国际观瞻和掩护部队后撤等理由,主张固守南京。蒋介石期望保卫首都的作战对纳粹德国的外交调停有初,并且以为能够等到苏联的军事介入采纳了唐生智的建议,决定“短期固守”南京1至2个月,于11月26日任命唐(阶级上将)为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,负责南京保卫战。副司令长则为罗卓英及刘兴。

根据坚守南京的决策,中国统帅部在12月初日军接近南京城之前共调集了约13个师又15个团共10万余人(一说约15万人)的部队保卫南京。这些部队中有很多单位刚刚经历了在上海的苦战和之后的大溃退,人员 反馈重缺编且土气相当低落,而新补充的数万士兵大多没有完成训练。唐生智多次公目录表示誓与南京城共存亡。


囚徙

 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醒了,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上湿湿的,还伴随着一股撕裂般的疼痛,英吉利忍着撕裂般的疼痛抬头,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它是房间不如说它是囚房,墙上的苔藓反应了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,或者这里也没有人来打扫过,墙边的老鼠咯吱咯吱的不知道是在嚼些什么,是动物还是人已经不能分辨了,昏暗的灯光透过铁栅栏照在了地上,这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了。儿他本人则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,身上还穿着华贵的礼服。

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有些慌了,他明明是在参加美丽卡的生日宴上,怎么会在这呢?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美丽卡在生日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时日帝已经投降了,而且当时的美国成了唯二的超级大国。美利卡一高兴,就在独立日大办宴席,并邀请了所有的独立国家来参加,作为美丽卡曾经的养父,英吉利也收到了邀请函,不过在邀请函的背面上有一行不易发现的小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生日宴后来我后花园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就我们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也怀疑过,他甚至专门将一把短匕首藏在衣袖里,可是他刚到后花园就被打晕了。连掏都没来得及掏,后来他一睁眼就到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强忍着疼痛,好不容易想起来他是怎么来着的,吱呀一声,牢房的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亲爱的父亲 你醒了。”美丽卡一身华服,与狼狈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英吉利感觉他的后背已经被鲜血打湿了黏在身上,血腥味刺激着他的大脑,他感觉他可能随时都会二次昏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美丽卡,你发什么神经,把我拐到这来是想干吗?”英吉利死死瞪着美丽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的好父亲你不要紧张,我只不过是在帮你摆脱以前你犯下的错罢了。”美丽卡玩弄着手里的匕首,很显然这是英吉利身上带着的那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嘛。”英吉利有些慌了,他惊恐的盯着美丽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在瓷家有个叫削铁如泥的成语,想必用来形容这把匕首也不为过吧。这么好的匕首随身携带,父亲是想干什么呀?美丽卡冷笑着,手里的匕首在英吉利的手背上摩擦,好像下一刻就会在他洁白的手背上划出一到口子。

  英吉利有点慌了,毕竟他曾经也将美丽卡这样绑起来,那时的美国要闹独立,英吉利一气之下将美丽卡关进小黑屋,用沉重的锁链绑住他,拿着大拇指那样粗的马鞭抽着他,马鞭上都是倒刺,一鞭子下去,美丽卡的后背皮开肉绽,那时美丽卡的眼神仿佛要吃了他一样。英吉利没想到的是报应这么快就来了。他感觉他一直再打颤,漂亮的绿眼睛里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美丽卡笑着,“父亲,你在发什么呆啊,你这样子的话,我可就要给你点小惩罚了。”说着就将匕首刺入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英吉利惨叫一声,他原本因为后脑勺的伤脑子昏昏沉沉的,被美丽卡着一下算是彻底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你怎么了?就这一下你就不行了?你曾经拿着鞭子抽打我时我可是连叫都没叫一声呐。所以,父亲 ,作为惩罚。”美丽卡冷笑着,把匕首从英吉利的手上抽了出来。血顿时向开了闸的水坝一样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不敢再出声,只能忍着疼,他感觉他都要吧一口银牙给咬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英吉利,作为你刚刚叫出声的惩罚,我要你的一根手指,怎样?”美丽卡解开英吉利的手,蓝色的眼里遮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彻底慌了,“美丽卡!你要是想要钱我可以给你,或者石油还是什么都行,你放过我行吗 !”英吉利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现在后悔死了,早知道这家伙是个疯子,他早点放了他不就好了吗 那还会有这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美丽卡好像并不满意这个回答,说到“老家伙,我劝你不要耍滑头,你要是在不选,我就把你整只手砍下来。”美丽卡的脸瞬间垮了下来,冷冷的望着他,但就一刻钟,他又突然笑了起来“老家伙,你这是舍不得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英吉利有些疑惑,他不明白美丽卡又是发什么疯。他只知到他要是在不止血 ,他可能随时都会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 我的那些兄弟们,你的干儿子们啊。怎么?舍不得他们。美利卡笑着,但眼里没有一丝笑意。美丽卡一刀下去,大英的手指没了。

 (当一个国家意识体的身体可以形成新的意识体,但大英是收养来的,所以可以恢复。但会有疤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英吉利疼的表情都要扭曲了,但只能忍着毕竟他绝对不能叫出声来,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,英吉利最后还是没撑住,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英吉利……Daddy?”美丽卡望着晕过去的人,想起了他小时候,当时他与英吉利还没闹掰,他就喜欢和英吉利睡,当然英吉利是不可能同意的,美丽卡都会趁他睡得很沉很沉才敢偷偷遛进来看,在美丽卡很小的时候,他就很喜欢英吉利的那张脸,尤其是那双绿色的眼睛,像绿宝石一样让人赏心悦目。刚开始美丽卡是想挖下他的眼睛,但他还是忍住了,因为他明白,这双眼睛只有在他身上才能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美丽卡解开了英吉利 将他抱了起来,美丽卡小心的抚摸着这张脸,像是在摸什么珍贵的宝石仿佛刚刚砍他手指的是另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父亲,我的金丝雀,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,”美丽卡自言自语道。美丽卡吻上英吉利。想是要把他吃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父亲,任何凯旋你的人都会被我干掉,但你绝不能背叛我,永远都不能。你只属于我。我的鸢尾花。